K8000越野电动绞盘 G9000越野电动绞盘 N12000专业电动绞盘 N15000工业电动绞盘 H12000工业液压绞盘 H15000工业液压绞盘 K5000P便携式电动绞盘
K8000 越野绞盘 G9000 4WD绞盘 N12000 专业绞盘 N15000 救援绞盘 H12000 工业绞盘 H15000 工业绞盘 K5000P 便携式绞盘

数字游牧——知识工作者的最佳生存状态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网络转载   发布者:网络转载
热度127票  浏览3次 时间:2020年4月23日 09:13
工业绞盘
关于数字游牧,我们此前已经讲过两类案例。一类是企业的实践,一类是个人的实践。那么,作为我们在数字化工作时代最关注的主题之一,到底什么叫做数字游牧呢?


“数字游牧”一词最早来自于日本半导体科学家Tsugio Makimoto和英国记者David Manners于1997年出版的《Digital Nomad》一书。

这本书预测,通信技术的进步“将使我们在地理上独立于我们的家庭和办公室”,导致“大脑游牧”。我们将在世界各地寻找信息和关系,就像我们的祖先在平原上追捕猎物一样。

2007年左右,一群先锋博主开始宣传与此相关的生活方式及其可能性。这一趋势将背包客文化、货币化网络以及自由职业文化等捆绑在一起。

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移动宽带的普及、更便宜的航空旅行、协作工具的丰富,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的技术发展,数字游牧正在从一小群人的“极客”行为,升级成为一场浩浩荡荡的工作/生活方式大变革。


数字游牧的四大特点

根据知名网站Reddit给出的定义,数字游牧是指个人利用技术远程工作、过着独立和游牧的生活方式。这一定义就把工作和生活都囊括了进来。

在其他一些网站和研究文章中,数字游牧还有一些其他不太一样的说法,但不管哪种定义,数字游牧的主要特征基本都会包含以下几个:

其一,所谓“数字游牧”的“数字“,是指充分掌握并利用数字技术是基础和前提。
使用最新数字化技术已成为数字时代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如今,我们很多人醒来的第一件事(甚至还没睁开眼睛)可能就是打开手机并检查微信消息、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同样,几乎所有企业都涉及使用某种计算机系统,即使它只是用于保存记录。

笔记本电脑、移动设备、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改变了我们在全球开展业务的方式。比如现在你拿着一部iPhone手机可能就可以处理很多工作,比如会议不再需要在一个固定的位置进行,因为有了视频聊天。尤其最近一个季度中,疫情让很多人都“被迫”开始实践远程工作,相关的工具也迎来一次意外的用户暴增。软件和硬件的进步使数字设备更加强大,数字游牧一族利用这些工具在数字领域创造了独立的职业发展道路。

在数字化时代,掌握数字化技术对所有人都很重要,对于数字游牧一族而言就尤为重要,因为正是对这些技能和设备的充分利用,使得他们能够在他们选择的地方工作和生活,过着一种对很多人来说非常喜欢、但未必敢于尝试的生活方式。

这些技能包含了视频会议、文档协作、远程项目管理、时间管理、知识管理等等,我们此前已经针对与此相关的近二十多类数字化工具有了简单介绍,后续还会针对每一类工具有详细评述。大多数成功的数字游牧民能将这些独特的技能组合在一起,获得了比以往更高的生产效率,由此也拥有了更多的全球游历时间。

其二,所谓“游牧”,是指在全球范围自由选择的地点完成工作、并生活。
“当你不受在特定地点工作的约束时,广阔的世界就是你潜在的工作场所”这句话在数字游牧领域非常流行。

事实上,成为数字游牧一族的美妙之处就在于能够在各地进行远程工作。这意味着能够在任何地方工作。无论是热带海滩、某个山庄还是丛林之中。

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数字游牧一族可以在几乎任何可以上网的地方完成工作。而且,随着远程工作在越来越多的公司中变得司空见惯,数字游牧一族逐渐没有了失去稳定收入的后顾之忧。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其实都有去旅行、体验异域生活的冲动。然而,这通常意味着要用掉年假、花掉储蓄。用朋友圈的话说,基本都是在外面“浪”几天之后,马上就得回去继续工作。

对于数字游牧一族来说,不是这样的。他们可以带着他们的工作一起度假,可以同时服务两个以上的雇主客户,甚至可以在路上开始创业。数字游牧一族不断改变位置,从一个地方切换到另一个地方。他们“游牧”的节奏通常比较缓慢,在每个地点会停留1-3个月,1个季度,甚至半年或更长。

用一句广告语来说,如果你曾经渴望旅行、冒险和独立,还想成为一个成功的职场大拿或生意人,成为一名数字游牧者就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我们也可以修改一下此前专门用来刺激上班族的那几个排比句,比如:

当你写完PPT,
马上就能看到阿拉斯加的鳕鱼跃出水面;

当你刷完报表,
恰好瞅见梅里雪山的金丝猴爬上树尖。

当别人在北京挤进地铁,
你在看西藏的山鹰一直盘旋云端;

当别人在上海的会议室中吵架时,
你已远程搞定项目,转身和尼泊尔的背包客
一起端起酒杯坐在火堆旁。

其三,与数字游牧关联度比较高的关键词:好奇、开放、极简主义。
数字游牧一族对新世界充满好奇、心态更为开放。对于经常进入一个新世界并且要呆上一段时间的数字游牧者来说,你得学会在许多不同生活方式、文化和环境中生活并完成工作。你要不断思考并快速调整。你必须灵活处理要面临的问题,寻找你需要的东西。

数字游牧一族会对极简主义有深刻体会。因为游牧生活方式必将在不同地点之间频繁移动,每一次在新地点的重新开始都像是按下一个“重置按钮”。这种体验多了,你可能就会参禅一样,明白一切都是暂时的,没有什么是永久的。在游牧中,你可能更看重过程体验而不是积累一堆物件。

其四,今天的数字游牧跟过去的数字游牧不一样了。
在我们的系列研究写作中,的确也有朋友提到,数字游牧这个理念或者做法其实并不新鲜,几年前似乎就有人在做了。在这里,我们也想通过以下几条标准,区分开真正的“数字游牧”一族跟之前那些人是如何的不同。

简单的说,数字游牧与那些依然由企业强制安排的分布式办公不同;与文艺青年一时兴起的“逃离”不同;与那些各自为政的独行侠式做派不同。真正的“数字游牧”在参与主体上是独立自主的,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是有组织的、有协作的;在物理位置和空间的选择上是有充分的个体自由的;在实现手段上综合运用了合适的数字化手段;在现实中是真正在长期运行的真实生活,而非实验类真人秀行为;在追求目标上是能够以足够的生产效率产生相应收益的,也就是说是可持续的。

如果从今日企业和个人实践的角度出发,我们可以把目前及未来的数字化工作状态/团队架构分为四个阶段。

其中第一阶段为集中部署型,这是最为传统的内部部署,每个员工都待在同一个的特定办公室内;第二阶段为中心辐射型,一家公司可以有一个总部和一个区域中心网络;第三阶段为分布式办公,这些公司设有集中式办公室,但同时支持远程工作者;第四阶段是数字游牧阶段,企业/个人都没有固定的办公室。

眼下大家讨论最多的应该正处在从第二向第三的过渡阶段。


数字游牧的六大优势

数字游牧带来的好处大致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对企业雇主有利,二是对员工个人有利。从长远来看,这其中的好处往往是互为因果,因为个人和企业的福祉已经密不可分。

一,提高生产力。

这是数字游牧的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如果这一点达不到,那么,说那么多数字游牧,其实都是没有长期价值的。毕竟,不管对于企业还是个人,数字游牧不是给你找个借口可以躲开工作,偷偷跑到海滩上去喝啤酒。

斯坦福大学曾经对16000名职员进行的为期9个月的调查发现,远程工作可将生产率提高13%。而在其他调查中,8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更愿意独自工作以达到最大生产力。另外有三分之二的企业经理表示,数字游牧可以提高整体生产力。那么,提升的生产力到底从何而来呢?以下我们从几个层面来说。

其一,同样的人在不同的状态下生产率是不同的。

简单说,常规的“9-5”工作时间对某些人来说不起作用。有些人在早上工作效率最高,有些人直到凌晨4点起床时才开始工作,但是传统企业和工作场所规定却不能配合我们每个人的情况。

2013年,HarrisInteractive对2060名美国在职员工的研究结果显示:

61%的受访者表示同事是他们在办公室工作造成注意力不集中的最大干扰源;

86%的人更喜欢独自工作以达到最高生产率;

40%的受访者认为同事们在办公室偶而的短暂讨论严重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

在一个名为“为什么工作恰恰不发生在工作中?”的TED演讲中,演讲者杰森·弗里德(Tason Fried)说,远程员工工作一小时与办公室内的员工工作一小时效果是不同的。 前者在统计上比其他人更快乐,更富有成效。

另外,如果说单独工作可以消除分心的话,那么,一个团队中的成员在不同的时间段工作可能会让你更有效率,因为这时,大家不但在空间上,而且在时间上都是隔绝的;不但排除了客观因素,而且排除了主观的可能性。时差使得我们可以专心干点自己的事,然后当团队的其他成员上线时,你就可以迅速沟通完之前攒下来要沟通的事情了。

“我的确喜欢我在早晨的工作时间,”在英国工作的Zapier公司开发人员Rob Golding说,他总是比Zapier开发团队的其他人提前几个小时开始工作。Zapier支持团队成员林赛·布兰德回应了这种观点:“其中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集中注意力,而不会因与同事聊天而分心。”

在传统办公室环境中,团队往往根据每个团队成员在他或她的办公桌上花费的时间来衡量生产力(再回忆下“996”的讨论),但数字游牧团队不会这样。因为没有人会真正关注你是否整天都在登录状态、一直在办公桌前。如果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不能拿出点作品的话,你要么已经被遗忘,要么即将被抛弃。

其二,跨时区的全天候工作。

当一个数字游牧公司的员工遍布全球时,不管哪个时段中,可能都有员工在清醒的工作。比如Zapier公司,其营销团队分布在曼谷、吉隆坡、明尼阿波利斯、奥马哈、奥斯汀、罗利、纽约、多伦多、旧金山、波特兰和其他城市。这种在不同时区的分布使得他们可以实现全天候运营。员工A可以在曼谷白天写一篇文章,在纽约的员工B可以在A睡觉时继续完成编辑。

著名科技媒体TechCrunch驻曼谷的记者Jon Russell表示,数字游牧使他们的网站能够24小时不停的进行新闻编辑。

当然,营销和媒体并不是唯一受益于这种全球化多时区的工作。像客户支持、系统运维管理等等,同样也是如此。国内有句很流行的鸡汤叫做“做时间的朋友”,从效果来说,这种全球化多时区的全天候运作无疑是这句话的最佳实践。

其次,数字游牧使得工作时间其实变长了。

What?这一点可能让有心去数字游牧的人觉得被骗了。但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用事实说话。

在盖洛普针对美国工作场所远程工作的一个研究中发现,在家工作的员工每周记录的时间比办公室里的同事多四个小时。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由于远程工作的灵活性,员工也更有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在一天中分散安排他们的工作。例如,他们更有可能在常规的“9-5”之后还在工作。

再次,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对于企业来说,如果你支持数字游牧,那么可以找到更好/效率更高的人。

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所有的数字游牧公司都会很自豪的告诉你,我们在N个国家拥有N个员工,因为我们的员工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我也可以在任何地方寻找最优秀的人才。

对于众多优秀的人才来讲也是样,如果有两个同样的offer摆在面前,但A公司支持数字游牧,B公司不支持,那么A公司显然更有竞争力。

Basecamp联合创始人Jason Fried和David HeinemeierHansson在他们出版的《 Remote:Office Not Required 》一书中写道,支持数字游牧可以让企业“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最合格的人员”。

著名数字游牧公司Automattic创始人Matt Mullenweg也曾说,如果95%的最牛程序员不在美国,并且在湾区的比例也没有更高,那么你的企业应该考虑如何好好利用这一事实。

其实这里有一个可供数字游牧公司来回调整的天平砝码,看你是更在乎哪一头?如果在乎成本,那么的确如下面的第三条所写,在办公等硬件成本上会有所降低;但如果你不那么在乎降低那些成本,而是愿意把节省出来的钱花在了雇佣更高水准的员工上。这依然会在生产力上有很大飞跃。

由New Ways of Working机构制作的《可替代的工作场所战略报告》(2018)中,专门提到了企业实施替代工作场所(所谓“替代工作场所”是指为补充或替代传统办公室的相关方案的组合,比如数字游牧等等)计划的主要驱动因素,调研结果显示,生产力、成本、协作、工作和生活平衡时期其中最重要的四个因素。


二,提升员工敬业度,降低压力,提高士气。

哈佛商业评论报告说,数字游牧人员往往更多地与同事和主管交往。87%的远程工作人员通过使用视频会议感觉关系更加紧密了。

美国研究机构Leadership IQ的调研说明[1]:只有24%在办公室工作的人说他们喜欢自己的工作。但38%的移动员工和高达45%的远程员工喜欢他们的工作!


在美国,TinyPulse曾对509名数字游牧/远程工作员工进行了调查,结果令人惊讶:那些数字游牧/远程工作了3至5年的员工比那些实践不到一年的员工幸福指数高出11%,价值感高出14%。这表明数字游牧/远程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所回报,也意味着雇主可以更好地适应这种新型的移动工作者。

在传统工作环境中,很多人都希望企业的决策是基于绩效的、数据驱动的和客观的,但现实很残酷,因为恰恰相反,这个过程中充满了偏见、特权和形式主义等办公室政治。不过幸运的是,这些在物理工作场所中用来塑造和影响感知的线索和信号并没有映射到数字游牧这种新型工作方式中。

对于员工来说,同事就像家人一样永远无法自由选择。同事之间需要学习如何一起工作之外,还要尝试如何在同一个空间内和平相处。

Automattic公司的创始人 Mullenweg 说,他们相信数字游牧有助于减少传统工作空见里的这种“同居烦恼”,可以让员工专注于如何最好地相互合作,而不是他们的邻居如何“在电话中说话太吵,音乐品味太LOW,中午饭有异味等等” 。

此外,数字游牧和远程工作还使得我们摆脱了对工作本身可能没有任何影响、但在物理办公场所中莫名存在的“默认期望”和“规范暴政”。

Basecamp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ason Fried把这些东西统一称作是一个“ 存在监狱 ” (presence prison)。很多人乐此不疲的总是想了解同事在哪里,他们都在做什么等等。“Basecamp里没人打听其他人做什么。他们在工作吗?不知道。他们休息了吗?不知道。他们在吃午饭吗?不知道。他们是从学校接孩子吗?不知道。这些事情本来就不需要在乎。“

在传统管理学理念中,有管理层巡视一下工作场所会让团队更有效率,但事实并非如此。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School)对工厂工人的一项研究表明,当管理人员不在场监督时,工人的工作效率提高了10%到15%。是不是很惊喜?

此外,沃顿商学院在2018年的一个研究表明,传统工作场所友谊背后的复杂性,表面良好的同事关系可能充满了义务、互惠和忠诚的紧张关系。当出现冲突时,你既想选择最适合公司的方式,更想选择一个最适合您自己的处理方式,你不得不在各种公私关系中做出取舍。

但在数字游牧或远程工作环境中,员工们不会共享同一个社区,你们的孩子不会去同一所学校,你也不必担心哪些同事组饭局没有邀请你。你的个人生活和工作社区不会重叠,这意味着无论你本人还是你的公司都会避开传统工作场所关系所带来的诸多危害。

在数字游牧中, “努力工作”无法在物理上观察到,因此必须在整个公司平台上进行透明的解释、记录、测量和共享。个人专注于工作本身的效果,而不是工作的被感知方式(形式主义等等)。这是好事。

同样是在《可替代的工作场所战略(ALTERNATIVE WORKPLACE STRATEGIES)报告》(2018)中,很多企业用来衡量其办公新方案的标准主要就是基于员工的满意度。


三,降低办公空间成本和管理费用。

在执行数字游牧或远程工作的各种规模的公司都表示,运营成本会大幅下降。美国运通称,数字游牧每年可以为公司节省1000万至1500万美元。

根据思科的一项研究,该公司每年因为远程办公节省了2.77亿美元。另一个分析机构 GlobalWorkplace Analytics则发现,如果员工将其原先办公室时间的一半拿出来进行远程办公,每人每年就可以节省11000美元。

Hubstaff是一家已经实现了所有员工都在数字游牧状态的公司,自从2013年成立以来,估计远程工作每年为他们节省超过10万美元的办公空间租赁和其他费用。

费用之所以降低,是因为把原先花在物理办公空间上的钱花在了虚拟办公空间上。后者的费用比起前者来,的确非常低。我们可以简单列举几个在美国公司中常规的SaaS软件工具。有的免费比如Google云端硬盘(用于协作和共享文件),Screenhero(用于屏幕共享和VoIP);有的月费才几十美金比如Skype(用于客户演示和通话),Trello(用于项目管理)等等。公司从中节省下来的每一块钱都可以再投资于业务和员工成长。

四,个人可以保持更好的工作与生活平衡。

前面我们已经谈了很多自由、独立等看起来比较高大上的观点(但的的确确是对的),此处我们就不再重复,只谈两点更接地气的好处。

其一,是对健康的好处。首先,没有了动辄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通勤时间,单这一点就已经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其次,在办公室工作时,很难保持健康的饮食和生活方式。这一点估计很少有人会反驳,因为你看一下周围有多少人在吃外卖就知道了。但如果你在数字游牧中比如在家工作可以更加轻松地保持健康的饮食,并且还可以在工作之余留出更多时间和灵活性来制定锻炼计划。

其二,有益于家庭生活。在家工作的已婚人士更幸福,有更多时间去陪伴孩子和伴侣。尤其对于女性。数字游牧意味着更灵活地创建自己的日程安排,因此有更多机会与家人和朋友共度时光。它允许员工制定最符合个人偏好的时间表,而不是遵守工作场所要求的严格工作时间表。从通勤和在办公室打卡上班这两件事上省下来的时间,意味着员工可以与亲人共度更多的时间。

五,企业和人才之间都可以得到更好的匹配。

想象一下,如果一家公司只能从北京或者上海一个地方寻找合适的人才,可供选择的余地是多么有限。

但如果支持数字游牧,企业的人才库可能根本就没有限制。

你看下年轻人的要求,调查显示,68%的千禧一代求职者表示,数字游牧将极大地增加他们对特定雇主的兴趣。

再看下老龄化社会的大环境。数字游牧也可以让老年人工作时间更长。根据统计,世纪之交以来,64岁以上的美国人的工作时间比任何时候都要多。74%的美国老年人希望工作灵活,34%希望在家工作。远程工作甚至被视为退休替代方案。 

六,拉动落后地区经济,孕育新型社区。

拉动落后地区经济,保持旧有社区活力。数字游牧不仅可以帮助经济落后地区焕发活力,还可以解决许多城镇和社区遭遇的“人才流失”问题。当专业人士无论在何处都能获得有竞争力的工作机会,那些想离开的人会留下来。在昂贵的近郊区和市中心之外,数字游牧为中西部的后工业城镇提供了巨大的机会。如今国家依然在通过各方方法解决中西之间、南北之间的经济发展差异,数字游牧这种新型工作方式也能贡献出一部分力量。

孕育新型社区。我们的生活和工作迁移到云端之后,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在云中寻找真正的同伴。但最终人们会从云端再次汇聚到线下物理世界。从开始的阶段性聚会成为永久的固定社区小镇。这一点在某些亟需吸引人才、产业升级的地区尤其值得关注。

此外,数字游牧还有利于环保。拥抱数字游牧的企业雇主和个人都会因此减少他们的碳足迹(碳排放)。

综上,我们认为数字游牧作为知识工作者的一种最佳生存状态,即对个体有利,同时也对社会有益。


1959年,美国管理专家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先生在他的《明天的地标》(Landmarks of Tomorrow)一书提出了“知识工作者”的概念,其对象类似于现代技术工人,从此办公文化和公司规范变得无处不在。如今,六十年已过,知识工作者们将亲手翻开崭新的一页。

本文的参考链接——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 Roadmap: Remote Work
Wikipedia - Digital Nomad
顶:7 踩: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5 (4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1 (36次打分)
【已经有34人表态】
8票
感动
4票
路过
3票
高兴
5票
难过
1票
搞笑
4票
愤怒
4票
无聊
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工业电动绞盘液压绞盘汇总

欣宇时代

    消防绞盘

欣宇时代

    拓松汽车户外网


    中国汽车绞盘网


    中国宠物医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