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000越野电动绞盘 G9000越野电动绞盘 N12000专业电动绞盘 N15000工业电动绞盘 H12000工业液压绞盘 H15000工业液压绞盘 K5000P便携式电动绞盘
K8000 越野绞盘 G9000 4WD绞盘 N12000 专业绞盘 N15000 救援绞盘 H12000 工业绞盘 H15000 工业绞盘 K5000P 便携式绞盘

疯狂的金丝楠木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成都商报   发布者:蒋麟 顾爱刚
热度249票  浏览63次 时间:2016年6月20日 10:21
工业绞盘

金丝楠木

乌木有“东方神木”和“植物木乃伊”之称,而乌木中的金丝楠木更加珍贵,切开、打磨后有金丝浮现、移步幻影的立体效果。

近年,金丝楠乌木已成为收藏投资市场最火爆的木头之一。到2013年、2014年高峰时,一根价格炒到几百万、上千万。

中国林产工业协会楠木保护与发展促进会(以下简称“楠木促进会”)本月发布的公告和成都商报记者的调查显示,暴涨背后,是资本进入,恶炒抬高价格。很快,金丝楠乌木价格遭遇过山车式骤变,暴涨之后暴跌。众多跟风者赔得血本无归。

连日来,成都商报记者辗转上千公里,探访乐山市马边县、雅安名山区、芦山县以及眉山、成都等多地,此前疯狂挖掘乌木和火热交易的场景已不再。

刺激的过山车

全民挖乌木 一天一个价

疯狂 2012年~2014年上半年

6月14日,乐山市马边县劳动乡柏林村,村民们打牌聊天,悠闲自在。村民胡贵民田中因挖乌木而形成一个近半亩的大水塘,还能窥见其中尘封着的关于乌木和财富的故事——

两三年前,“花点钱,租个田,雇些挖掘机,下田开挖,钱赚到飞起。”村民们一亩地的收入一年仅为千元左右,而租给别人挖乌木,平均两万至五万元一亩。村主任任世培曾统计,该村仅井池沟100多户人2000多亩地,一半以上田地被挖过乌木,村民“卖”地收入至少300万。

2013年前后,马边县发掘乌木十分疯狂,几乎人人都跟乌木扯上了关系,挖掘机不够,还从外地调来三四百台。无业人员、野的司机、小商贩,甚至公务员……最多时有上千人扮演乌木“经纪人”角色。

雅安市芦山县根雕协会党支部书记、大自然根艺厂负责人刘大忠从事乌木行业20多年,经历过很多大风大浪,但2012年至2014年上半年这期间,金丝楠乌木价格暴涨还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稍好点的金丝楠乌木原料,一个月内以成倍的价格转手是常事。”芦山称艟金丝楠工艺品店负责人卫志刚说,“钱太好赚。料子还没回来订单就来了,工艺品还没做好就被买了,有时一天一个价。”

著名乌木交易地长起半人高野草

低迷 2014年下半年~2016年

不过,2014年下半年开始,金丝楠乌木价格骤降。

随着行情走低,马边劳动乡、荍坝乡等多个乡镇曾被挖得四处是坑的田地已复耕,种上了茶叶、李子树等多种作物。

6月15日,在马边城外的巧木坊乌木馆外,村民小粟挖掘的4根乌木静静地躺了几年,“很久没人来看过料问过价了。”如今的马边县城,很难看到几年前乌木堆积成山的景象。仿佛这个县城,之前就不曾与乌木有过交集。

和马边县城一样,雅安名山区、芦山县及眉山、宜宾等盛产乌木之地,市场都处在低迷状态。

2015年,芦山根雕一条街上商户减少了四成左右,刘大忠的厂里经营额也相比2014年下降了60%左右。

6月16日,记者在雅安市西康乌木市场唐氏乌木店内看到,诸多金丝楠乌木工艺品上已沾满灰尘。店主唐继华称,现在一两周无人来询价购买是常态。在该市场内,至少10多家店铺超过半月未开张,还有些店铺门上贴着“门店转让”,“前几年生意好时,这个市场180多家店铺,现在不到一半了。”

这种景象同样出现在百公里之外的邛崃市羊安镇乌木市场,这里一度是川内著名的乌木原料交易地,如今,市场内堆着的乌木旁已长起半人高的野草。

在位于新津的成都东煌居乌木工艺品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有一根该公司负责人称花费1600多万买回的极品金丝楠乌木,至今无人问津。鼎盛时期40多人的车间只剩下一名员工。

连日来,成都商报记者走访成都新津、眉山、乐山等地发现,许多经营金丝楠乌木的商户已数月未开张,市场火爆时大量买进的收藏者、投资人也同样艰难。多地的商家和投资者告诉记者,骤降后的价格大概回到了涨价之前,但市场销售情况更为低迷,行情整体遇冷,眼下正经历寒冬。

暴涨暴跌背后

资金恶炒 提前透支上涨空间

为何会暴涨?为何狂跌?在成都商报记者的调查中,成都、雅安、乐山等地多名业内人士都认为,金丝楠乌木本身稀缺并有艺术观赏价值,让金丝楠乌木价格一直较高,但多年来行情相对稳定,暴涨背后主要是资金恶性炒作。当资金撤离,价格就一路狂泄……

经历恶性炒作 乌木价格虚高

刘大忠认为,2013年,来自北京、福建、浙江等地的大量投资者入川抢购金丝楠乌木,一些中间商倒手炒作,低买高卖,“大家跑接力赛,你卖到100万,他卖到200万,我卖到300万。”

福建人汪杰正是在那时进军金丝楠乌木行业的。他曾在福建有个家具加工厂,2013年上半年,他投资200多万到四川倒卖金丝楠乌木原料,不到一年,身家就超过1000万。

“买回来的木料才到厂里,就有人来问价,10多万一对的金丝楠木太师椅,买家价都不还。”汪杰索性将家具加工厂生意放到一边,在亲友中融资,花千万买回了一大堆金丝楠乌木材料。

四川本地,也有不少人入行。入行前,芦山的卫志刚从事废品收购,马边的李明(化名)在杀鸡卖鱼。还有人借高利贷来倒手金丝楠乌木原料。2014年,年近不惑的秦松(化名)初尝倒卖金丝楠乌木的甜头,不到三个月就赚了40多万,他迅速借来70多万高利贷,再次囤积了几根金丝楠乌木,待价而沽。

今年6月14日,楠木促进会发布公告称,楠木行业曾经历恶性炒作,存在部分产品价格虚高脱离实际的现象,导致市场对楠木的价值和价格认知模糊。

炒作资金撤走

消费市场遇冷

2014年8月,有人给秦松出价130万,他没卖;9月有人出价150多万,他还是没卖。秦松的心理期望是180万以上,但他没料到:价格迅速下降,还没到年底,这几根乌木仅有人开价80万。最终,他没熬过春节就跑了。

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芦山县根雕协会会长刘毅恒等多名行家表示,2012至2014年是金丝楠乌木暴涨时期,而2014年下半年至2016年年初,是金丝楠乌木市场的寒冬,他称为“洗牌期”。

价格骤降让许多人措手不及。骤降原因,多名经销商认为有二:炒作者资金撤走,消费市场遇冷。

汪杰的切身体会:炒得过热,提前透支了后面的上涨空间。恶炒中,也找不到接力赛的下一棒交接者,大家都心存侥幸,赌自己不是最后一棒。

“前几年有人恶意炒作价格,导致楠木行业交易不稳定,去年6月19日,我们这个协会正式成立。”楠木促进会相关负责人提醒,以资本运作进行非正常炒高及恶意抄底,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调查中,有成员反馈,有个别恶性炒作楠木和诋毁其他木种的商家已破产并进入司法程序。“楠木珍贵木种,其经济价值、文化价值已被大众了解、接受和喜爱。”该负责人表示,在经过暴涨骤降后,楠木市场价格会趋于理性水平。

何去何从

有人退出 有人坚守

洗牌后或迎来良性发展

当年,马边县的李明从杀鸡卖鱼投身乌木行业,亏掉10万后重新拿起杀鸡杀鱼的刀。

卫志刚在2012年以20万入行,虽然在这个“寒冬期”他有上百万的货未能变成现金,但他的门店和加工坊内还正常运转着。

相比之下,汪杰就没那么幸运了,在2014年花费千万买回一大堆金丝楠乌木材料后价格猛跌,除了低价抛售外,去年6月,他的家具加工厂也被迫抵押还账。如今他的身份由厂长变成了服装店主,经常在微信朋友圈推销着自己的服装。

不过,在芦山从事石雕多年的杨国兵逆市入行,今年初在芦山根雕一条街上开了家乌木加工店,购进了数十万的金丝楠乌木。刘毅恒和芦山部分金丝楠木经销商选择了坚守和等待,在低谷期收购囤积原料等,他们觉得“有冬天,春天也就不远了”。芦山根雕一条街的多家经销商表示,最近已感受到一点金丝楠乌木市场回暖的气息了。

多名行内专家表示,经过这样的洗牌,金丝楠乌木会迎来更有序的良性发展,但不懂者慎入。刘毅恒指出,此轮暴涨骤降后,金丝楠乌木工艺品通过研发、创新,仍会有市场。

楠木促进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经国家林业局及行业主管部门委托授权,他们正积极制定和申报中国楠木行业标准,还将与消委合作创建楠木产业诚信联盟,编制《中国楠木消费指南》,为消费者提供产品价格参考。

TAG: 金丝楠木
顶:19 踩:3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97 (78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1.55 (65次打分)
【已经有57人表态】
25票
感动
6票
路过
4票
高兴
4票
难过
6票
搞笑
3票
愤怒
5票
无聊
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工业电动绞盘液压绞盘汇总

欣宇时代

    消防绞盘

欣宇时代

    拓松汽车户外网


    中国汽车绞盘网


    中国宠物医师网

泥地越野绞盘不可缺

TOSOO汽车户外商城

消防救援绞盘 - Fire & Rescue Win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