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000越野电动绞盘 G9000越野电动绞盘 N12000专业电动绞盘 N15000工业电动绞盘 H12000工业液压绞盘 H15000工业液压绞盘 K5000P便携式电动绞盘
K8000 越野绞盘 G9000 4WD绞盘 N12000 专业绞盘 N15000 救援绞盘 H12000 工业绞盘 H15000 工业绞盘 K5000P 便携式绞盘

段永平:打工皇帝为何出走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南方周末   发布者:刘洲伟
热度8票  浏览3次 时间:2018年4月10日 10:26
工业绞盘
1995年8月,正当小霸王学习机“打遍天下无敌手”,而中山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的发展如日中天之际,总经理段永平突然提出辞职,挂印封金而去。由于辞职得到了小霸王上属怡华集团的许可,有传媒将此事称为“和平出走”。但当事双方都三缄其口,对新闻采访退避三舍,致使外界众说纷纭猜测不一,遂成一段悬而未决的“公案”。两年后,在与中山一江之隔的东莞,一家名叫步步高的企业脱颖而出,知名度迅速攀升。1997年11月8日,在中央电视台标王大会上,步步高大出风头,几乎蟾宫折桂。步步高老总抛头露面,有人发现他是当年出走的段永平。

一个已拥有千万资产的成功者,抛弃他一手做大的企业,跑到另一个地方从零开始重新来过,这到底为了什么呢?

为小霸王打天下

许多认识段永平的人都叫他“阿段”——这是广东人的习惯称谓。但段永平不是广东人,在“孔雀东南飞”的人才流动大潮中,段永平像许多南下的知识分子那样,一文不名,怀揣一个梦想,到广东寻找机会。

当年段永平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的研究生。那时,发财热波及整个中国,大学教授也卖起了茶叶蛋,拥有财富被传统的社会价值观所接纳。据段永平的一位同学回忆,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这个话题,“什么时候我们也能火一把。”

1989年3月,段永平来到中山市怡华集团属下的一间小厂做厂长,这间厂亏损200万元。段永平接手后,开始生产家用电视游戏机。

1990年,中国内地市场卖出了300万台游戏机,而有人预测它的饱和容量是4000万台。就像现在的VCD一样,一夜之间,中国冒出了数百家电视游戏机生产厂,段永平并没有抢在前面。

段永平说,他做事有个特点,就是敢为天下后。当别人还在什么东西好卖就组装什么的时候,段永平下决心创出自己的品牌。

取了“小霸王”这个响亮的名字后,段永平用令人刮目相看的效率做起了质量、售后服务和经销网络三项工程,虽属打基础,却是拉动一个成功品牌的“三驾马车”——需做足功夫,真金白银,不容掺假。

三年之后,这间小厂产值已达1亿元,并正式命名为中山市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在众多的游戏机品牌中,小霸王果然称王称霸,一枝独秀。

小霸王真正“发迹”还在1993年。那时电脑热之欲出,因为高昂的价格,始终是“但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段永平挖掘出这种“求之不得”的需要,一种叫“学习机”的东西横空出世。

增加一个计算机键盘和一个电脑学习卡,把这些东西和原来的小霸王游戏机连接起来,通过电视机做显示屏,就组成了一套电脑学习系统。一台学习机只卖二三百元,这块新做的“蛋糕”你知道有多大?

“头脑风暴”一旦启动,其势必不可挡。段永平将小霸王学习机投放市场后,凭借新颖实用的产品功能,加上一系列创意十足的营销策略和广告攻势,横扫杂牌军,迅速成为这个行业当之无愧的“霸王”,市场份额逼近80%!

小霸王的电视广告《拍手歌》在中国城乡间到处传唱,几乎成为这个儿歌稀缺年代的新儿歌代表,使一些以少年儿童工作者自居的人目瞪口呆。这则广告成本之低,效果之好,更使广告从业人员大跌眼镜。

其后,段永平请来成龙,在中央电视台天天念叨“同是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使小霸王家喻户晓。

1994年,有关方面做过一份问卷调查,问中国人最熟悉的电脑品牌是什么,结果出人意料,不是IBM,也不是联想,而是小霸王。

在同一时期,各种荣誉接踵而至,段永平被评为“广东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随后是“全国优秀青年企业家”。有关机构对小霸王品牌无形资产的评估为5个亿,1995年小霸王产值逾十亿。

按照事先协定的分配方案,段永平本人及下属的所得为小霸王纯利润的20%——这是一个令一般人不敢奢望的数字。

怡华集团的一位现任领导说:“段永平从一个穷书生成为一个名满天下的千万富翁,集团公司没有对不起他。”

在这本该春风得意大展鸿图的时候,段永平突然向怡华集团提出辞职,这一天是1995年8月28日。

“等来等去等不及了”

通过采访当事双方的诸多人士,段永平出走的原因现在看来竟也十分简单。段永平一直渴望做一个真正的企业家,把企业办成中国的松下,但在小霸王做下去,这个梦想越来越受到现实的掣肘。

随着企业的发展,小霸王与其上属怡华集团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微妙,集团公司有时将小霸王的盈利抽走,用于其他地方,而使其发展后劲不足,是典型的“鞭打快牛”现象。从小霸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出于种种原因,段提出的方案被束之高阁。

据说,当时段永平十分痛苦,他希望企业能够像滚雪球一样不断发展壮大,而不是釜底抽薪。如果搞股人份制,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后来段永平说:“中国人往往能够共同脱贫,但很难共同致富,企业一旦做大,分家的分家,打官司的打官司。因此中国短命的企业多,‘各领风骚没几年’。要长久做下去,必须搞股份制。”

但怡华集团高层却不这么看,一位负责人说:“企业经营得好,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拥有这个企业,这是许多南下打工者的一个误区。”集团公司的另一些人则认为段永平和他的属下已经拿得不少了,“每到年底分红,他们总是发很多钱,双手拿不了就用报纸包,小报纸包不了就用大报纸来包。”甚至有人向集团公司进言,“以这么高的薪水招聘,应聘的人能从中山排队到广州。”

段永平并不理会这些风言风语,他对上面仍抱有幻想。一年之后,段再次提出股份制改造的问题,还是被拒绝。最后,段永平说:“我等来等去等不及了。”

只有辞职。消息传出,不仅怡华集团高层感到十分震惊,小霸王的员工们也普遍感到一种恐慌和不知所措。后来有人回忆,在宣布消息的会议上,许多人懵了,他们把目光投向段永平,甚至有人难受地抽泣起来。

那时在小霸王公司的2000多名员工中,管理阶层300多人,大学以上学历占39%,而全公司90%以上是外地人。因此在小霸王里是说普通话的。外地人对这种文化氛围感到十分亲切,许多人把这当作第二故乡,准备将一生贡献给小霸王。段永平辞职,第一次使他们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怀疑,是去是留,人心浮动。

也许是对段永平多年来贡献的肯定,也许出于君子惺惺相惜,怡华集团在这件事上表现了大将风度。集团总经理陈健仁亲自主持了欢送酒会,这大约是怡华集团第一次为“出走者”开的酒会。据小霸王现任董事长李平说,那场面十分悲壮,不少与会者都流下了热泪,阿段更是醉得不省人事。

忆及此事,段永平真情流露:“陈老总待我不薄,他对我有知遇之恩,离开小霸王,他送给我一辆奔驰做纪念,我一直开着它。”

有恒产者有恒心

感情毕竟代替不了现实的选择。

段永平离开后引发了一场“地震”,小霸王的中层几乎被抽空。广东的一份消费类杂志专门辟出栏目,把小霸王与步步高的人员构成做了一个对比,结果人们发现,原小霸王的总经理助理、外销部长、内销部长、工程部长、计调部长、生产部长、计财部长、后勤部长、供应部长……都在步步高找到了相似的位置。在段永平出走前后的几个月里,几百人离开小霸王,集体投奔步步高旗下。

当时小霸王找到几位准备离开的中层干部,问他们为什么不留下来继续发展,一位部长说:“船长不在船上了,水手们不知道船会开到哪里去,所以要求下船。”

这条“船”开到了东莞,只不过“步步高”号取代了“小霸王”号。

1995年9月18日,步步高电子有限公司宣告成立。步步高实行股份制,几乎所有中层管理人员都入了股,员工们纷纷效法,代理商也不甘示后。聚沙成塔,步步高有了一笔可观的启动资金。

唐桂光在小霸王担任售后服务部长。他原先在江西一所大学教书,某个暑假到中山去“看了看”,就没有再回去。来步步高之前,他已在中山买了房子。

“段老板出走,新任领导上任,马上给管理人员涨工资。而且让我选择,不做售后,可去市场部。但我还是走了,其实小霸王各方面的待遇更好些。”

唐桂光认为段永平做事守信用有胆魄重情义,值得追随。对于入股一事,唐自有他的一番道理:“如果你拥有的不是股份,而是发了很多钱,你很可能去干撕钞票、摔XO的蠢事,或者另立门户当起了小老板……这对企业发展有什么好处呢?你有股份证明你对这个企业有信心,大家的钱一齐滚动,就能做成大事情。”

娄天春给小霸王做过山东总代理、俄罗斯分公司经理。在段永平辞职后,娄也写了一封辞职信。但他并未离开俄罗斯,因为步步高创业伊始,跟怡华集团定了个“君子协定”,一年之内不做小霸王同类产品的内销。

现为步步高副总的娄天春说:“有恒产者有恒心,股份制比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有了钱他会投到企业里,从制度上保证了企业能够持久发展。由于他跟企业的关系撕皮裂肉,如果决策失误可能要跳楼。这个压力远远大于国企‘正处调副处’的压力。”

1996年11月8日,步步高莺啼初试,在中央台黄金时段广告招标中,以8012.3456万元的价码击败许多“老江湖”,挤进《新闻联播》后的同一天,步步高重作冯妇,以1.23456789亿元的价码,夺得5秒标板的第1条。

一年多的时间里,步步高学生电脑吃掉了一大块市场,电话做进了前三名。今年,步步高主打VCD,气势逼人,直压同行业“三巨头”。
步步高试图以最快速度成为市场的赢家,为段永平的出走画出圆满一笔。

第二次跳跃

回过头来看,段永平出走背后有着深刻的经济上的原因。

自改革开放以来,广东成为中国市场经济萌芽最早,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地方,当年“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的民谣风行一时,吸引了无数炽热的目光。“春江水暖鸭先知”,段永平和他的合作伙伴们则代表了在计划体制下无法实现自我价值而又不甘平庸的知识分子,他们有抱负有能力。由于和旧体制格格不入,他们毅然南下,广东以温厚的土壤接纳了他们。这实际上是段永平第一次出走,他从一个庞大的计划机器的零件变成一个自由劳动者,从享受政府福利的国家干部变成一个打工者。

广东本地开明的企业家正需要这样的人才,当时的口号是“你有多大本事就为你搭多大的台子”。段永平们如鱼得水,但他们很清醒,自己只是在出卖智慧,把知识变成商品,实现了第一次跳跃。

经过十几年的快速发展,广东企业规模做大了,行业成熟了,新的经济规律又在发挥作用,要求生产关系做出调整来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当年的打工者许多已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作为成功的经营者,他们向企业所有权提出了挑战。他们希望能把拥有的财富变成资本,完成第二次跳跃。

段永平出走小霸王,实际上就是实现了这种跳跃。进入90年代,中国的民营企业开始了第二次创业。明面上,试图走向集团化、国际化、产业化,核心却是股份化,是产权改革。在市场经济萌芽最早的广东,也提前进入了阵痛期,人才官司不断,企业大起大落。它们能否经受住考验,在新的阵痛中迅速调整状态,走上健康发展之路,取决于能否冲破地域的、观念的、体制的束缚,在更深层次上尊重经济规律。

“十五大”之后,股份制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识,段永平说:“如果把一个国家比做企业,那说明我们国家的‘大老板’早就注意到产权改革这个问题了。股份制具体完善可能还要三五年,但我们已经开始了,这一点非常重要,我有一种很像1978年改革开放了的感觉。”

谈及步步高的发展,段永平笑道:“我也许能把企业做到100个亿,再往上走就比较困难了,我会离开总经理这个位置,找一个比我更强的人来做。现在要做的是把企业各种关系理顺——为了将来打基础。”
TAG: 段永平
顶:1 踩: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5 (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5 (2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工业电动绞盘液压绞盘汇总

欣宇时代

    消防绞盘

欣宇时代

    拓松汽车户外网


    中国汽车绞盘网


    中国宠物医师网